香港特区政府就“一地两检”条例草案刊宪

  • 文章
  • 时间:2019-03-12 03:12
  • 人已阅读

早晨,刚一拉开窗帘,就被小区里白色的毫光吸引住了,再一看,本来是下雪了。 站在阳台上,凛凛的北风刮着我的脸,如刀割一般。街上的人们都裹得像个粽子似的,还戴着厚厚的手套和帽子。我走出家门,准备和白雪切近、去亲自感想这雪天。 外面的雪还鄙人着,成团的雪花犹如被扯碎的棉花团,纷纷扬扬的飘落下来,它们在微风中扭卷着,翻腾着,迟迟不愿落到空中下来。而那些刚落下的雪花,去又被风卷了下来。此时此刻,顽皮的小雪花悄无声息地落在我的身上,我接住了一片小雪花,还没等我细心视察,它就敏捷的消融了,化成晶莹的小水珠,我登时觉得手心上凉丝丝的。多可爱的雪花啊! 雪慢慢变小了,往天空中一看,有数个雪白得空的雪花在空中跳着摇摆舞,有舒有缓,让你有着身处瑶池般的感觉。这时候,你能够清楚看到它们的样子,小雪花们个个都带着六角帽,晶莹剔透。这些小雪花似乎相互都不愿意领有同样的边幅,它们有大有小,都摆着差别的姿势。 雪慢慢停了,向前走,空中的积雪在你脚下收回“扑哧、扑哧”的声响,本来硬邦邦的空中被白雪笼罩后,也被着白雪铺成的“地毯”所影响,变得愈加柔嫩了。瞧,树木穿上了雪白的号衣,楼房戴上了和暖的白绒帽,各处都变得白茫茫,再细心一看,只有那绿色的松树和冬青肯在这类天色中屹立。北风乍起,被雪笼罩的枝条愚笨的舞动,把晶莹雪白的雪绒球轻轻弹落下来在“地毯”上砸出了一个个小坑。银柱般的冰,往下垂着,真像一只只号角。而现在,冬季又似乎一个雕刻家在日夜不停地休息。 贪欲的呼吸着雪天的新鲜空气,这十足似乎都那末温馨。雪天也是这么富裕情味。 ��:郝梦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