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速公路施工质量管理探析

  • 文章
  • 时间:2019-03-12 03:12
  • 人已阅读

穿岩山美丽的丛林小木屋对面,是一道浇灌梯田的弯曲水渠,我站在盘山渠道上,将视野从垂直的树干和斜出的树枝间使劲地挤过去,鸟瞰那条如巨龙般飞跃冲出峡谷的溆水河,从谷底河水上升腾的白云,让我也觉得悬浮在云雾里。溆水河在湖南溆浦县境内,真正属于流淌着雪峰山乳汁的河道。我曾在她的泉源山背梯田寻觅过她最先的身影,可我不看到河道的雏形,只看到从山脚到山顶都是绵延无边的梯田,仔细寻觅,才发觉或是树脚,或是岩缝,或是暗洞,四处都有清凌凌的水流在浸漫。这些水流泌过湿地,流过土渠,钻过竹筒,经过稻田月口,在蛙声里,在蝉声里,在风声里,会聚成撕不开、跌不竭的长长的银白色瀑布,从山背梯田间以及穿岩山上那高墙般的石崖上直泄上去。站在那样的瀑布眼前,我总联想起《西游记》里孙悟空在水帘洞和猴儿们嬉闹的自得。这些揉不碎、拗不竭、也阻不住的细流和瀑布,像是相约而奔,违约而至,终于在山脚的峡谷汇成溪流。这等于溆水河泉源。但是,这里的石头像是不让汇流成河,像是要阻遏水流前行,又像是掐断水流的去路。河畔的卵石和海岸的礁石都比不外溆水河泉源那如队如列又遮天蔽日的巨石群。这些巨石都来自两岸山崖,昂首一看,偶尔还有来不及落溪的巨石高高屹立在山腰,但怎么也找不出它挣出母体的痕迹,弄不清究竟是何年何月从哪里冒出,它好像不任何理由就屹立在那里千年万年,静若佛陀!横看侧看,它既不可岭也不可峰,俨然一栋有檐有壁的屋宇,或有头有尾的巨兽,或是被切割打磨过的云朵……若是站在溆水河泉源观赏那一泄而下的巨石群,好像坐在全视角的影院寓目宇宙科幻之类的片子大片!我曾不由得有数次爬上那些石头拍照和叹问:它们离开这里的那一刻,收回过怎么震彻山谷的轰鸣?但溆水河泉源的水在那些气势磅礴的巨石群眼前不恐惧和惶惶,她的聪明很快就找到了属于本身的前途,钻过石缝,一路高歌,流过诗溪江,流过斗极溪,流过九溪江,离开二都河,再经溆浦县城注入沅水,成为给屈原濯足,为《楚辞》击拍的文明长河。这条河道一定是由于很少有人晓得她泉源的不伟大,很少有人晓得她两岸环境的不伟大,很少有人晓得两岸人文的不伟大,以是至今仍坚持着那种原始的美好。清得像绿浆的河水往常在统溪河休闲小镇的蓄水坝里摊平一方巨大的镜面,生动地写照着天上和四周的十足,山上的花朵和水里的花影用同一种姿势和速度踌躇,替风抚摩水面的竹叶扫起一层层似有似无的波纹,落叶在波纹里像有数的船只在大海上慢慢地前往,车辆在弯曲的公路上和明镜般的水底里时隐时现,至于白云、红伞、娃娃脸,或静或动,两岸人家全都能在水底里读取。若是不是风吹摇着两岸的树叶和花朵,这里的时间和空间好像让人觉得固结和运动,就像还是千年前的某个年代。河岸上的古驿道绕过山湾茂密的竹林,挂在峻峭的石崖上,然后串起已老得坍塌又重修的古茶亭,一下子平缓,一下子上下,一会开阔,一下子逼仄。虽然旧道上已得到了热烈的行人,但最先糊口在雪峰山上的花瑶人背着行李,从这条路上走向高山寻觅本身落脚地的情形,以及从河两岸运进送出的大量物产,仍可在设想里逐个浮现;虽然河面上只反应眼下的事实,已寻不出来来往往的先人身影,但那被脚板磨溶的陈旧石板仍然 依据光可鉴人,仍然 依据体味得出年代的艰辛、意志的坚决,仍然 依据能够在坐上去歇凉的石板上触摸到脚板的体温和闻出咸咸的汗味。这条陈旧的驿道走过若干马群,响过若干马帮的铜铃,畅通流畅过若干货色?路边的古树和像人一样站在河岸的矮小石头应有记忆,还有河上那一座接着一座的吊桥也应当不会遗忘,由于,河面上的吊桥群连接着河那里陈旧驿道和河这边新修的游览公路,它们是新与旧最生动和最抽象的纽带。溆水河上的吊桥群是一道独特的景致,它不是一座两座,或三座四座,而是十余座凌驾河道,整天伴随和铺就这两岸群众的糊口。吊桥靠公路的一头,老是修筑起牢固的桥墩,而对岸那头老是惹隐若现地固定在树林里或一户人家的门前。撑着花伞的女人,担着箩筐的男人,背着书包的小孩,他们或来或去,晃晃悠悠地与本身的身影同业,走过吊桥,走向本身的糊口深处,那种怡然自得的爱好,真是令人艳羡和妒忌。溆水河上的吊桥走人也走畜生,尤为现今的白色摩托也能无阻畅通;更让人驻足观赏的是,拖拉机还能从吊桥上开过。晃晃悠悠的吊桥,在溆水河上简直是无所不能,它们真的成了这里人糊口的彩虹。与溆水河上陈旧美好的景致相伴的还有经久不衰的溆水河独有的人文。在这条河上,最要祭祀等于明朝成化年间,淡于名利,千辛万苦,上奏国都,下晓乡民而率众伐木凿石,用时18载,建成农业水利浇灌巨大工程“千工坝”的覃希淳先生。此工程水渠总长达30余华里,浇灌3700余亩农田。500多年之后,我站在大坝上,走在渠道上,设想宏阔的劳动场上锤响人喝的绚丽气象,我不得不慨叹:这真是雪峰山里溆水河的“都江堰”!而地舆空间又是那样投缘,让这河水养大了“《辞海》之父”和中国近代有名教育家舒新城;当溆水河道过溆浦县城的时分,还把那个时常出往常装运桐油的码头上的小姑娘向警予带到了长沙,带到了上海,带到了法国,使她成了无产阶级革命家……流经溆浦县城的溆水河在一个叫大江口的古镇外汇入沅水,流向洞庭湖和太平洋,这条年年不息,岁岁不止的溆水河把两岸的儿女一代又一代地引向有限广阔的全国。我曾有数次地切近溆水河,也曾有数次的站在溆水河畔上观赏这条顽强的河道,此次随“武陵追梦”采风团又离开这条河畔。这是一条真正源于雪峰山区的河道,她从涓涓细流到滚滚大河,她积蓄着,她养育着,她奔流着,她钻营着,她也一直在贡献着……难怪喝着她的乳汁长大的儿女,都是那样的优良!邓宏顺,湖南辰溪人,中国作协会员,湖南省作协副主席、怀化市作协主席;曾前后在毛泽东文学院和鲁迅文学院高研班专修创作;在群众文学出书社等出书有长篇小说《贫富天平》《铁血湘西》《地狱表里》《红魂灵》;在《播种》《摩登》等揭晓有中篇小说50余部,多部作品被转载。在《群众日报》《散文》等发有散文100余篇,获毛泽东文学奖、首届《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奖、《萌芽》文学奖、“五个一”工程奖、《群众日报》散文奖等。